代孕中介移植错了胚胎,导致双胞胎遭委托人弃养的乌龙怪事,《代孕孖仔竟闹乌龙》报道出街后引起广泛关注。不少热心的读者和市民都在为双胞胎哥俩的抚养问题出谋划策,希望能帮助孖仔寻找到亲生父母。虽然目前暂未接到有关孖仔亲生父母的可靠线索,但已有数十名市民致电,提出了收养意愿,希望通过本报与李女士接触。而代孕中介的老板娘李女士则表示,不会随便送给陌生人领养,仍坚持帮双胞胎寻找亲生父母。

  10月19日《广州代孕》以大篇幅对代孕孖仔的遭遇进行了报道,同时推出详细的全媒体新闻,立即引起了读者和市民的广泛关注,截至昨日下午5时许,本报微信平台相关报道点击率已达6万。同时,该新闻报道也被其他媒体所转载。

  网友们纷纷对孖仔代孕出生却找不到亲生父母的离奇身世表示同情,纷纷对其面临的抚养难题出谋划策。有网友建议,委托代孕的夫妻为了孩子折腾三年却得到一个乌龙结局,可以考虑把孖仔留下,继续抚养,也算了却一大心愿。网友“@素爱流觞”却认为,委托代孕夫妻俩本来就想要有自己的亲生孩子,孩子不是自己的,不愿意养可以理解。

  还有不少网友认为应继续寻找孖仔的亲生父母,呼吁将此事扩散,增加寻找渠道。网友“@角羊大仙”建议,如果都不愿意养只能把孩子送福利院或是找好心人收养了。

  全国各地有人想收养称经济条件足以养娃

  孖仔寻亲事件继续在网上发酵,一些读者和市民也纷纷致电《广州日报》热线电话,甚至通过社交平台找到记者。这些读者和市民大多表示,想领养可爱的双胞胎小兄弟,希望能与李女士接触沟通。

  来电表达领养意愿的数十名读者不局限于广州本地,来自全国各地。最先联系本报的杨先生介绍说,自己是湖南人,在《广州日报》上看到孖仔的新闻,跟妻子想法一致,萌生了领养的想法,“我在广州火车站附近做服装批发生意,经济条件还可以,今年31岁,我太太生育有困难,看到这对双胞胎很可爱,特别想领养。”

  “希望孖仔能找到亲生父母,如果找不到,有没有考虑让有条件的家庭来收养。”东莞市民刘女士说,她家经济条件不错,有楼有车,唯一的遗憾是结婚多年未能生育,“我们想收养,圆一个完整家庭梦。虽不是很富裕,但养两个小孩没问题。”

  在香港某大学当老师的李先生也提出领养意愿。李先生多年前移民香港,夫妻俩只有一个小孩,现在已长大了,特别想再有一个孩子,但年龄大了无法生育,“两个小孩我都想收养”。

  李女士坚持寻找亲生父母找不到考虑寄养

  四处奔波,仍旧没找到孖仔的亲生父母,目前负责照顾孖仔的代孕中介老板透露,自己压力很大,“我这几天都失眠了,压力很大,不过,还是想坚持寻找孩子的亲生父母。”李女士了解到目前有众多热心人士为孖仔抚养问题出谋划策,还有不少市民提出领养意愿,她对大家的关心表示感谢,但拒绝了领养的建议和要求。“不会送到福利院,也不会随便送给陌生人领养,给可靠的人养,万一亲生父母找上门了,也联系得上。”

  对于今后的打算,李女士表示,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再坚持一段时间,如果长时间仍没有找到,考虑到目前自己收养了一个养女,受经济状况限制,想过要将孖仔寄养在可靠的亲戚家里。

  如果有疑似是孖仔亲生父母的市民,可以拨打本报热线电话,可以间接联系上代孕中介的李女士,双方约定进行DNA鉴定,确认是否与孖仔存在血缘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