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代孕

你所要了解的

Steve Jobs

在大洋的另一端,美国白人母亲玛丽诞下了一对黄种宝宝。看着孩子们酣睡的样子,玛丽幸福地笑了。不过,她并不是这对双胞胎的亲生母亲,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只是把自己的肚子借给那些想生孩子的人”。

  这种情况在美国并不罕见,已经有专门的代孕公司管理代孕母亲,联系试管医院。而在中国,与之相关的新兴产业正在慢慢发酵:赴美代孕。简单地说,就是借美国妇女的子宫为中国人生孩子。

  赴美代孕和赴美产子不同,赴美产子是产妇亲自到美国生孩子,而赴美代孕是夫妇双方提供卵子和精子,通过试管技术体外受精,再将受精卵植入美国代孕母亲子宫内,最后通过美国代孕母亲在美国生产。

  王力鑫(化名)夫妇已经进入不惑之年,他们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夫妇俩经营生意,儿子在高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谁知,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走了儿子的生命,看着孩子的遗像,妻子张芳(化名)经常暗自落泪。

  渐渐地,他们意识到,要想从儿子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必须再生一个孩子,而且最好还是儿子。在国内几经尝试试管婴儿失败后,王力鑫夫妇把眼光放到了美国。由于张芳已经42岁,美国取卵两次后,受精卵才培养成功,并通过基因筛查技术选择了孩子的性别为男。选择了合适的代母后,孩子顺利产出,现在,这个“从美国妈妈肚子里跑出来的中国小男孩”已经一岁半了。

  [对象]

  四类人群成为代孕主要客户

  如上文案例,看起来光鲜的赴美代孕产业,让不孕不育者等部分特殊人群燃起了希望,网络上众多的中介机构,医疗机构,也都宣称自己可以做赴美代孕。那么,到底什么样的人会选择赴美代孕,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根据从事赴美生子的某医疗机构何先生介绍,他们的客户主要分为三类:第一类客户是不孕不育且需要及时治疗的人群,这也是该医疗机构的主要客户人群。在中国,不孕不育的人群一直居高不下。据2012年《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显示,我国育龄人群中不孕不育率已经高达12.5%,尤其是北京、上海等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不孕不育的发病率甚至已经达到15%以上。这意味着,每8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不孕不育患者。截至2012年,我国不孕不育人数已经突破5000万大关。

  第二类客户是为了通过基因筛查,选择孩子的性别,生双胞胎或者避免家族遗传病。何先生介绍说,他的一个客户有家族遗传心脏病史,他们便在体外通过基因筛查选择没有心脏病的卵子和精子结合,从而达到优生优育。

  第三类客户主要集中在明星、特殊性取向者、独身主义者,或一些不想忍受生孩子痛苦的人群。“有些人是富二代,觉得自己可以不受生孩子那个苦,还有一些明星觉得自己生孩子浪费时间、钱、精力,不如直接找个人代孕。”何先生说。

  第四类人群则是为了“投资”。对于选择此种行为的中国人而言,丰厚回报即一个可以享受美国福利的“美宝”,如果顺利,父母也有机会“飞上枝头变凤凰”摇身成为“美国爹娘”。

  [中介提供的代孕流程]

  前期国内咨询,确定代孕意向

  第一次赴美考察签订代孕协议,挑选代孕妈妈

  第二次赴美体检,提取精子卵子,生成胚胎移植到代孕母子宫

  代孕妈妈十月怀胎,代孕妈妈临产,律师准备所有文件

  第三次赴美办理美国出生证、护照等文件

  携带新生儿回国

  [记者调查]

  中国对赴美代孕无明确规定

  在中国,代孕一直是个敏感的话题。

  青年报记者咨询了多家赴美代孕公司,只要一亮明身份,都会遭到挂电话的“待遇”。对于这一话题,上海的几家妇产科医院也讳莫如深,不愿做丝毫评论。

  与此同时,网上关于赴美代孕的关键词搜索又十分火热。

  2001年2月20日,卫生部颁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规定:自2001年8月1日起,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我国卫生部2003年制定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相关技术规范、基本准则和伦理原则》也明确禁止了代孕技术的实施。

  上海市律师协会理事黄荣楠律师称,中国明确禁止第三方代孕,就是商业代孕。中国国内存在的一些中介,网站其实都是非法的。

  哪怕是何先生所供职的公司,在上海的身份也是一个谜。据何先生透露说,他们的总公司是在美国注册的,亚太公司是在香港注册的,上海的经营范围仅仅是提供咨询服务。“现在大陆没有完善的法律,代孕在大陆是不被允许的,这就好比中医在美国不被认可,但在中国就是合法的一样。”

  在美国某些州,代孕合法。这便是驱使不少中国人赴美代孕的最重要原因。一月份即将踏上赴美代孕之路的王筱(化名)夫妇来自台湾,二人都在上海工作。和一般的采访对象不喜欢公开谈及此事不同,王筱告诉记者,他们去过几次美国游玩,也了解了一下加州法律,几经商谈终于把这事定了下来。“而且代孕在美国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然而,美国各州对于代孕的合法性意见不同。有13个州以“亲子地位法”或“判例”的方式承认代孕合同的合法性(如德克萨斯州,弗罗里达州,加州等),有6个州在亲子地位法中认定代孕合同无效;有8个州依法禁止代孕母亲通过代孕取得补偿金;有2个州拒绝承认代孕合同。总之在美国,承认代孕的州占据多数,但其中又以反对有偿代孕即商业代孕居多(如亚利桑那州、新泽西州、密歇根州等)。在新判例的不断积累下,加州关于代孕的法律也在不断完善。

  对此,青年报记者咨询了12348上海法律援助热线,接线员张女士告诉记者,既然孩子是在美国出生,就是合美国法的,出生后是美国公民。中国对赴美生子,赴美代孕这方面没有明确规定。

  稍有不慎客户便可能人财两空

  至于如何借子宫,首先要进行取卵和取精手术。“取卵和取精的过程都是在美国。如果要保证程序的合法性,这些都是要在美国做的。夫妇必须过去。体外受精后的胚胎将植入代孕母亲的子宫内,九个月后代孕母亲分娩,婴儿出生后,将交与其父母。”

  代孕母亲需要由医生经过心理和生理的严格挑选,代母公司只是负责对代母进行管理。所以一般医生不建议委托人自己挑代孕母亲。代孕母亲要求符合三大条件:自己生过小孩,是美国国籍公民,定时检查身体健康状态。

  尽管知道代孕母亲不会对孩子的长相产生影响,但是很多中国夫妇还是喜欢找漂亮的美国姑娘。“漂亮的姑娘价钱会更高些。”何先生说。

  事实上,代孕的风险在整个过程中一直存在,稍有不慎,客户便可能人财两空。

  据某香港代孕医疗机构称,代孕整体的成功率大概是60%~80%。也曾经发生过代母摔了一跤导致流产的情况,这种情况下,机构称只收取成本费,根据该机构官网上的介绍,代孕整个流程的成本估算大概在十二万到三十二万美元,包括给代母的钱,各种产检等。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成功产下婴儿,客户依然需要为整个过程的基础费用买单。如果成功的话,就要付二十万美元到四十万美元。由于整个过程都是在美国发生,受美国法律保护,所以一旦发生意外,客户对当地法律不熟悉,吃了哑巴亏也没处说。

  生混血儿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有基本生物常识的人都知道,一对中国夫妇通过体外受精,只是借了美国代孕母亲的子宫,生的孩子一定是中国人。

  不过,何先生称,机构也可以联系提供卵子的人,这样生出来的孩子就是混血儿。“有的客户爱人的卵子不够好,我们可以帮他找华裔捐卵,不过前提一定是美国籍,但这种人非常少。第二、从理论上来说,混血儿更聪明。这种人以有孩子的居多。比如有些人可能有孩子,十七八的姑娘,我还想要个儿子,那我要个混血。如果是第一胎可能华裔的比较多。”

  说着,何先生给青年报记者看了一张双胞胎的照片。“这是我们的一个代母,美国白人。这是她产下的双胞胎儿子,精子是中国的,卵子是老外的。因为他老婆卵子不好,取了一次不成功,后来就建议他借卵了。不过要接受这种混血儿还是要一些心理准备的,一般心态比较开放的人才会做,即便做也主要集中在东南沿海一带,占客户人数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有人一直无法为老公生出儿子,怕老公和他离婚,就自己主动出来做自己的卵子筛查,如果卵子本身质量不高,就主动为老公联系卵子。”何先生称,这样的用户也不在少数。

  [提醒]

  移民美国并非“简单的事”

  由于昂贵的费用,美国代孕目前还只限于少部分中国富人。而相比费用高昂的投资移民,仅仅数十万美元就有可能让孩子和父母都获得美国国籍无疑是性价比相当高的选择。

  不过,根据不少网上中介宣称的美国籍所带来的种种利益,在赴美生子论坛中,一位网友很理智地阐述道,这些利益其实都是有前提的。比如,21岁之后为父母申请办理移民,条件是满18岁之后,有连续3年缴税的记录;再比如,以加州为例,如果想要享受公立小学的免费教育,必须有一年以上当地缴税记录。另外,美国医疗机构先救人后收钱的政策是为了帮到真正的穷人。

  此外,在美国产子最大的问题就是父母与子女的国籍不同所带来的麻烦。对于很多家庭来说,两代人两种国籍绝对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尽管美国法律规定年满21岁的美国公民可以按照“依亲”政策为父母申请绿卡,但是在21岁之前孩子的“归属”会造成很多麻烦。因父母不具备美国国籍,孩子很可能会随父母回中国,回国时便必须由中国驻美大使馆颁发给孩子的《中国旅行证》在两年后需出境补办一次,同时孩子的美国护照每五年更换一次。

  [相关新闻]

  大洋彼岸:

  判例法下的代孕州州不同

  《参考消息》在去年六月引用了一篇《国际先驱导报》的报道,该报道讲述了一位名叫凯利的美国代孕妈妈的遭遇。

  这位20多岁的失业单身妈妈,为了获得每月两千多美元的报酬,与一对夫妻签订了代孕合同。代孕过程中超声波检查发现孩子有严重的生理缺陷。

  这对父母当然不愿意要一个身患重病的孩子,他们当即要求凯利堕胎。当初的合同里也的确有“一旦发现孩子有严重缺陷,怀孕必须终止”的条款。可这时凯利却犹豫了。凯利只是代孕,委托的父母并没有办法强迫她堕胎。于是这对父母提出愿意支付1万美元的补偿金,凯利不接受,还搬到了一个不承认代孕合法性的州。

  胎儿很快拖过了24周,超过了美国法律允许的堕胎期限,最终带着一身缺陷降生在这个人世上,并且马上被凯利的朋友收养了。恼火的委托父母请了律师,把凯利告上了法庭,声言他们才是合法的父母,凯利违反了合约,而且无权处置他们的女儿。

  虽然在美国允许代孕的州,对代孕已经有明确规定,通过“代母和捐卵者不能为同一人”等规定尽量避免可能的感情纠纷,但是还是会出现突发情况,比如前文的凯利就可以通过堕胎法,维护自己决定是否堕胎的权利。

  黄荣楠律师也表示,其实赴美代孕涉及的问题主要还是伦理问题,孩子的父母到底是谁,孩子在代孕母亲体内毕竟生活了十个月;孩子的出生证上如何描述这样一种复杂关系;美国不同州法律不同,一旦被中介公司骗到某些不合法的州,风险加大。

  行业乱象:

  黑代母丛生,机构良莠不齐

  眼下,黑代理母亲渐渐成为了隐藏在该行业的隐患。

  所谓黑代理母亲,即人在美国而已,没有美国身份,拥有暂时居住证,并不是美国国籍。根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这些黑代母往往为生活所迫,走上做代母的道路。国内一些中介为了压低价位,选择黑代母(合法代母平均12万—15万美元/次,黑代母2万-5万美元/次)。然而,如果黑代母在生产过程中发生问题,缺乏有力的法律保障。一旦黑代母带着孩子跑路,追讨起来很不容易。

  除了黑代母丛生,赴美代孕产业的很多机构本身水平也良莠不齐,容易发生“人财两空”的情况。

  “试管婴儿所应用到的生殖医学技术具有很高的专业性,中介机构的专家团队和合作医疗机构的水平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代孕的安全性。有些代孕机构根本不具备这样的实力,但他们为了吸引顾客,甚至盗用其他机构的专家团队。”一位业内人士说。

  该业内人士还透露,随着需求的增多,从事代孕的中介机构也随之增多。但尽管加州已经有近30年的代孕历史,并不意味着所有的机构都够专业。虽然美国法律规定代孕必须由专业的代孕机构执行,不允许医院及个人经营,但有些小公司仅有两三人,根本没有实行监督、检查、照顾代理孕母的能力,且有隐性收费现象。

  记者咨询了多家中介机构,他们都宣称自己的技术水平和成功率很高。但是当记者问到具体和美国哪家医院合作时,他们都以必须要拿到客户的真实资料为由拒绝透露详细的情况。

  该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有些机构是通过提成的方式获取利益的。“他们本身什么都没有,联系到客户之后推荐给其他的代孕机构获得提成,而客户往往不知情,在这个过程中,代孕往往被过度理想化,一些中介机构故意不告知客户代孕的风险。”

  [专家]

  为利益为绿卡

  找美国人代孕结果难控制

  复旦大学教授,上海群众文化学会副会长顾晓鸣在接受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人类的生育方式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一些非自然的生育方式开始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影响,人类要做好准备。在这个过程中,伦理的要求也在随之改变,没有生育能力的夫妇用这种方式伦理上慢慢会被人接受,但是为了利益赴美生子始终是不道德的。

  顾晓鸣认为,如果是没有生育能力的夫妇,如不孕不育,那么采取代孕,伦理上大多是可以接受的,因为无法生孩子可能会导致家庭的破碎,医学上的进步可以挽救家庭。然而如果自己有能力生,却为了利益,为了绿卡,去找个美国人代孕,这是不道德的,结果往往无法控制。”

  顾晓鸣也提醒那些为了双国籍而赴美代孕的人群,“为了利益代孕是有风险的,人生活在社会上的基础依恋来自家庭,为利益代孕产子很容易产生家庭矛盾,夫妻矛盾,也许会成为一些家庭无法跨越的心结。进而可能对孩子的身份认同产生影响。试想,如果有一天一个白人出现在你家门口,问你要自己的孩子,你怎么办?”